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莲花胜会天天放生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tiantianfangshen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莲花胜会快乐佛学-毛毛虫变蝴蝶(连载2)  

2014-09-29 22:35:16|  分类: 快乐佛学家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 若好人命运坎坷,你要不要做好人?

  我从小对看电视没有什麽兴趣,但爸爸规定我要看布袋戏「六合三侠」,一方面叫我学台语,因为学校规定讲国语,我不太会讲台语,二来,他说布袋戏中有人生哲学,叫我一定要看。有一天看完了他就问我:「布袋戏六合三侠中那个史豔文是个好人,但是命运很坎坷,常常被坏人陷害追杀,跌落万丈绝谷,那个藏镜人和一些坏蛋,反而经常耀武扬威。如果做好人而命运坎坷,你要不要做好人?」爸爸提的问题,都是令人深思的。当时我也没有马上回答他,我想了很久,甚至后来在人生中,时常遇到这问题,觉得做人很难,好人很难做,常会跌入万丈绝谷!但是我想的结果:跌入万丈绝谷并不是不幸的坏事,因为在「请看下回分解」时就可发现,跌入万丈绝谷是因缘转变的好时机,也就是史豔文的武功要大大进步的时候!一个好人,如果不堕入万丈绝谷,也考验不出他的好来。进一步再说,一个好人若跌入万丈绝谷,也要好好检讨自己—「为什麽会跌下去?」到底是那一步没有踏好才跌下去的?必须承认是自己观照功夫有欠缺,才会跌下去。所以后来我得到了答桉,就是:「好人是非做到底不可的」。根本不必担心被害跌入万丈绝谷,因为每一个万丈绝谷,都是练武功、培养飞天轻功的好地方,每一块绊脚石都可以做垫脚石用,让我们爬得更高,看得更远。世界上也没人规定,被人推下万丈绝谷就非死不可啊!观世音菩萨普门品,不是告诉我们说:「若被恶人追逐而堕落金刚山时,如果能念观世音菩萨慈悲伟大的力量,连一支毛也不会受伤。」其实我们的内心若充满观世音菩萨的大慈大悲,根本连「自我」这个观念都没有,那有一支毛可以受损害呢?其实好人如果做到底,就是佛道圆满了,这绝对是连一支毛都不会损失的。就怕好人做不到底,就要怜惜自己,为自己争。爸爸生前我没有机会和他讨论这点,我想他应该会同意吧!

  爸爸那有可能一辈子牵着你们......

  我们兄弟姐妹谈到一件事,就会露出会心的微笑。一般的父母,是在危险的地方会把子女抱紧一点,而爸爸很特别,小时候爸爸牵着我们过十字路,在交通複杂的红绿灯处,他曾经忽然把我们放掉,自己走过去。第一次遇到这种状况,真是吓一跳!但是爸爸根本不回头来看我们,我们只好自己很小心设法走过去追上爸爸,这印象非常深刻。当时爸爸什麽也没解释,很久以后他才说:「爸爸那有可能一辈子牵着你们,你们必须自己能走过任何的路!」是啊,人生的路很坎坷,爸爸已经走过複杂的红绿灯,往生西方了,剩下我们自己,也是要小心到彼岸。即使没有人牵着手,也是要自己走好啊,随时要提起觉性,牵上阿弥陀佛的手啊!

  亲情不要互相束缚

  爸爸很潇洒,他都说:「我自己照顾好,不要麻烦你们,你们自己照顾好,不要麻烦我。亲情不要互相束缚!」这种话表面上听起来,好像很无情,其实这是很有智慧的亲情,有提携的功能,又没有罣碍,这种没有束缚的亲情,时日越久,越觉得它可贵有味,值得感恩。看起来无情,却有深远的慈悲,助益,反而是最深情。

  你到底是什麽?

  表面上看起来,爸爸好像很反对学佛,其实他正是引导我学佛的人,不过他不是直接劝导,他用的是反面的启示。因为他工作很忙,很少和我们相处,只有用饭的时候会讲一些话。在我小学的时候,有一次和爸爸一起吃饭,他就指着我端碗的手问我:「这隻手是你的吗?」「如果把你的左手砍掉,你还是你吗?」这个问题使我愣住了,实在也没想过被砍掉左手的情形,所以不敢点头,也不敢摇头。他又问:「如果把右手也砍掉,你还是不是你?」「如果把你的脚又砍掉呢?」他的表情很认真,我听了都愣愣。他又问:「到底要把你砍到什麽程度,你才不是你?」「你到底是什麽?」这问题问完,他就站起来去看诊。我当时被他一问,天天就想这个问题,想很久想不通,后来看到佛经才知道这是佛法中探讨的问题。我们每天开口闭口就说「我」,处处都为了个「我」在行动、在争。到底什麽是「我」?自己也不知道。从小到大,身体、心念都一直在改变,到底那一个是「我」?死后烂掉烧掉,我又在何处?为了一个莫名其妙「我」的观念,白白轮迴吃了很多苦,也造了很多业,很感谢爸爸的问题,引导由「我」这个束缚的观念中渐渐解脱,走向学佛解脱之路。

  虚空虽广,不出一念。

  爸爸的教育方式虽然经常是用反问,而不直接给答桉,但他也是看情形的,假如有些情形是小孩子不能自己了解的,他也会很慈悲教导。记得小学四年级上自然科,讲星球天文的问题,因为我自己看书上的图去对天空的星,对不上就很懊恼,又不敢去问爸爸,怕他反问我说:「你连这都不会啊?」但是那次我真的不懂,也只好硬着头皮去请教他。出乎意料之外,那次他竟然非常亲切,搬出好多天文书,和他自己画的天文图笔记来,我才知道原来爸爸对天文学曾下过一番功夫。那天晚上,天空很清朗,爸爸带我到五楼阳台去看星星,他指着一颗星星告诉我:「这颗星有地球绕太阳轨道那麽大,但是我们把它看成比灯泡还小,可见我们的眼睛观察是有问题的。」爸爸给我很好的提醒:我们所看的,不一定是对的,还可能和事实差很远。爸爸找到北极星、北斗星指给我看,告诉我:「你现在看到的星,并不是现在的星星,而是过去的星光。现在星星所发出来的光我们还见不到。」我一开始听不懂。爸爸说:「因为这些星和我们距离太远了,远到必须用『光年』这个单位来计算,什麽叫『光年』,就是光线跑一年的距离,我们知道光的速度是很快的,一秒钟就可以跑30万公里,可绕地球好几圈,这麽快的速度,得跑一年才能跑到的距离就叫一光年。这些星星和我们距离很远,远到它发出的光要跑几十年,几百年甚至好几亿年,才能跑到地球来,你就可以体会宇宙有多大!」听着爸爸的解释,我一直看遥远的天空,那天晚上爸爸把我的心忽然拉到遥远的空间,遥远的时间。实在讲,他是教我「阿弥陀佛」—「无量光明无量寿命」这个意义的人,他教我体会无限的空间,无限的时间。他让我想到:我们不去欣赏这麽广大的宇宙,却把眼光放在计较一些极不重要的小事上,实在好笑。但话又说回来,这麽广大的空间,竟然可以透过小小的瞳孔去看见;这麽长久的时间,竟可以由刹那的心念去体会,这麽说来我们的心是不是最大的?华严经说:大和小可以互相包容,这个道理不太容易了解,爸爸那天教我看星就是引导我体会佛经的道理,我们小小的瞳孔可以收纳广大的虚空,我们刹那间的一念,可以包涵万古的时间,这真是奇妙,但也很平常啊。平常的事中本来就有最奇妙的道理。有人常有一句口头语说「受不了」,其实我们的心连这麽广大的虚空都能包涵容纳,那有什麽受不了呢!常讲「受不了」的人,真是太小看自己的心了。如果认识到心的广大无边,就不会觉得受不了。

  每一件事都不能随便做

  爸爸又告诉我,佛可以看见过去,未来,是很有道理的,那年爸爸是43岁,他就举一个例子告诉我—假定一个星星,它和地球的距离是43光年,那麽我们现在见到的星光,是爸爸出生那年所发出的光,那光走了43年才走到地球让我们看见,所以你现在所见的光,其实是它过去的光,它现在的光要43年之后才能走到地球,所以现在一刹那,其实包含了过去和未来......如果那颗星星上有人居住,那麽他们现在所见到的,就是43年前的地球,假设他们的眼睛有望远镜的功能,那麽他们所见就是爸爸出生那年的状况,这并不是小说上的幻想,而是事实。爸爸又说我们如果做完一件事,从地球的时间而言,可以说是过去;但由另一个星球来看,可能是尚未开始;若又由另一个星球来,也许可以看到你正在做的过程;所以每一件事都不可以随便做,虽然一切事可以说都是刹那刹那变化无常,但也可以说是永远存在,常住不变。时间这个观念也不是固定不变的,也是随空间、地点、随人的心念在改变,如果你快乐就觉得时间过得很快,如果痛苦就觉得慢。在小学四年级时,听爸爸说这些话,我虽然不太懂,但很有兴趣,心忽然间有打开向广大虚空的感觉。后来读佛经,知道佛经一向不记载某年某月某日,而只用「一时」这两个字,这是因为佛经是全宇宙通用的,而时间各地不同,所以採用某地时间并不妥当,总是当你的心智开拓到—能领会佛说的道理那个时候,就叫「一时」。佛经的道理也是永恒的,所以叫「一时」。

  还有佛说极乐世界人民可见过去未来,也可自在到各个世界,他们内心没有时空的障碍,我听了马上能接受这事实和道理,说起来真要感谢爸爸的引导,是他教我看星星给我的启示。

  菜瓜布的慈悲

  有一种慈悲,滋味是很甘甜,很柔软又温暖的,这种慈悲很容易使人感受到,也很容易令人欢喜感恩。但是有另外一种慈悲,是很深远的,可能要很久以后才能体会到。它的滋味,在初入口的时候,可以说很苦、很硬、纤维又很粗,几乎叫人吞不下去。但是这种慈悲,可以锻鍊我们开发出另一种力量—就是让我们以后吃什麽都觉得很甘甜、柔软、又容易下嚥。爸爸的慈悲,时常是像这一种,也可以说是像注射开刀般的慈悲,它是治病救命用的。有时我也形容它是「菜瓜布的慈悲。」因为我这个锅子上面有很多烦恼的黑锈,希望我清淨的人,就拿出菜瓜布来帮我刷,刚刚刷下去的时候可能很痛又很苦,若能接受一番洗刷,也会恢复清淨,说真的,帮我们刷锅子的人是很辛苦的。

  有人听到这裡,就很认真慈悲提醒我:「现代有很多锅子是强调绝对不能用菜瓜布去刷的」,使我体会到菜瓜布的慈悲,也是要对坚固耐刷而且质料无毒的锅子,才能显出效能来;又像开刀,也要体质堪受的人才能开,否则也只好放弃。为什麽现代很多锅子不能用菜爪布刷呢?因为那种锅子是经过表面处理,而有不沾锅—就好像「不执着」的功能,但是裡面的质料却是有毒的,如果一旦刷出伤痕,它就开始由那伤痕,大大沾锅,大大执着起来,而且毒素也会释放出来,用那锅子煮食物,吃了容易中毒。我形容它叫「表裡不如一」的锅子。现代很多人喜欢用那种锅,也很多人喜欢坚持像那种锅子的个性,那种锅表面看起来很高级又不执着,和他在一起又只要用海绵,开始时很轻鬆,但是你要很注意,不能稍微得罪他,一旦刮了一个伤痕,从此以后一切表面良好的特色都会失掉,就开始放出毒素,开始黏锅了。一旦刮出一个伤痕,那个锅子就算报销了。老实说,我很希望自己不要成为那种锅子,平时好洗不沾锅当然是美德,但内部有毒就比较危险,如果连不小心刮一痕也不行,那实在太不坚固了。当然最好是无毒又不沾锅又不生锈的锅子,那就可以不必用到「菜瓜布的慈悲」。但是我这口锅子没有那麽多美德,所以也只好麻烦菜瓜布辛苦帮忙刷囉。

  我学习慢慢去体会接受「菜瓜布的慈悲」,但是自己并不敢去做这种角色,因为我不会分别锅子的品质,万一锅子没刷乾淨又刷出毒素来,那就麻烦了。

  在人生中吃了很多苦以后,才越深深感谢当时这份刷锅、锻鍊的过程,如果爸爸让我做一朵温室裡的娇花,那麽风一吹,雨一打我就会散开、烂掉,倒在地上哭了。幸好爸爸一向都会给我一些反面的逆境,给我打一些预防针,在打针的当时,虽然是会痛的,但是可以得到很长久的免疫力和健康。

  铁鎚会浮,你就会浮。

  虽然爸爸的教育,有时好像开刀、打针,但是有时候也是蛮有趣的:

  有一次我向他报告说我想要去学游泳,他连笑都不笑,马上就告诉我说:「你要去学游泳,那就要带一支铁鎚去!」我奇怪地问说:「为什麽游泳要带铁鎚去呢?」爸爸说:「你先把铁鎚放到水裡,如果铁鎚会浮,你就会浮。」我一听,这分明是说我一定会沉下去嘛,我真不服气,所以那一天去学游泳,就马上学会浮起来打水前进。傻孩子中了爸爸的计谋还不知道,回来就向他报告说:「铁鎚虽然会沉下去,但是我已经学会浮起来了。」爸爸一听就笑起来,告诉我说:「我就知道我这样说,你就反而会浮,又会游。」然后他告诉我一句很重要的话,他说:「所以你要知道:并不是别人说你一定会沉下去,你就一定要照他的话非沉下去不可,你也是可以浮起来,又游去!」自从那次爸爸说明之后,我才稍微瞭解反面教育的道理。小时候,笨笨呆呆的,时常中了爸爸的计谋还不知道,但是很感谢他好意的计谋,帮助我开发潜力,他若是不这麽说,我可能三天才能学会,也可能一辈子都学不会,他这麽一说,我就非学会不可。不过自从知道自己会中计之后就反省检讨,我可不能像木屑那样,一点火就燃起来,我一定要先弄清楚自己本来的目标,不能人家一刺激我就跟着反应,如果是无意义的刺激,是用不着中计上当去反应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