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莲花胜会天天放生

http://blog.sina.com.cn/tiantianfangshen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莲花胜会快乐佛学家园-毛毛虫变蝴蝶(连载8)  

2014-12-07 23:51:59|  分类: 快乐佛学家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了解—修行就是锻鍊自己

  有理、无理、都交「正念」考卷

  平时如果有人,在我们很累的时候,又要叫我们去做什麽,可能我们就会觉得他很没道理、很不体贴。如果我们睡得正好的时候,被人叫起来做工作,可能我们就很不高兴,会给他一个坏脸色。然而老和尚,平时给弟子的锻鍊,就是这样!当然有人也会不高兴,不理会老和尚的锻鍊,自己先跑去睡觉,但是有人会了解,修行就是要锻鍊自己,随时觉醒,他就不管事情到底是有理还是无理,都会提起正念,做自己该做的锻鍊、交自己该交的考卷。老和尚说,修行不是在讨论事情是有理还是无理,是看你遇到境界的时候是能忍还是不能忍!

  去西方,是自己的事

  熬不过时,也要笑笑再振作,如同夜半拣铁钉

  把痛苦化作光明莲花

  我们要注意老和尚的话,要拣也是你的事,不拣也是你的事。真的,要去西方也是你的事!不去西方也是你的事!你要时常提起精神,正念分明,也是你的事,你要煳里煳涂,妄想烦恼也是你的事。

  在我病得很痛苦的时候,恩师来到我的床边,告诉我老和尚的开示,和她自己的修行过程,我听了很感动,就再振作起来念佛,因为要念也是我的事,不念也是我的事。要念佛往生西方,是我的解脱快乐,不念佛要痛苦轮迴,也是我的事,也是要自己去吃苦。

  我们都是忍力还没有成就的凡夫,在种种身心的折磨当中,虽然知道这是我应得的业报,也有不能安详微笑、熬不过去的时候,但是只要再提起信愿—就如同三更半夜振作精神,把铁钉拣好那样,提起信心愿力念佛,一定可以回到西方极乐世界。这一条路就是不断提起信心愿力的路,就是一条把痛苦化作光明莲花的路。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※当众突击考—去掉我相

  没准备?挨无理之打?才是考验!

  有人到寺庙去,会要求师父打香板,消业障。我的恩师就想说,如果是自己要求别人打香板,心里就有准备,当然被打的时候,心里就不会生烦恼,如果是没有准备,不注意的时候被人无理地打过来,这才是考验,才可以了解自己的程度和烦恼,所以我的恩师就去跪着恳求老和尚慈悲,帮她去掉「我相」的烦恼,老和尚听了就说「好,好,好!」,但是并没有採取任何的行动,恩师就每天都去跪着恳求老和尚,老和尚还是说「好,好,好!」,但是依然没有动静,日子久了,恩师事情又多,就渐渐忘记。

  这样也骂,那样也骂!(考—取相否?动心否?)

  这也不行,那也不行(考—诚敬否?智慧否?)

  有一天很多政府官员、台大教授、北一女老师都来到承天寺拜见老和尚,老和尚就叫我的恩师去翻译,当恩师一进去,照平常和大家念阿弥陀佛,合掌打招呼的时候,老和尚突然就用很夸张,古怪的动作来学我的恩师合掌说:阿弥陀佛!恩师一看,今天不一样,就赶紧去跪在老和尚面前,老和尚就说:「这麽多在家居士在这里,你跪着是要让人家折福吗?」

  恩师不敢再跪着,就赶紧站起来。

  老和尚反说:「你大胆!竟然站得比师长还高!」

  就这样,跪着也不对,站着也不对,要和师长平起平坐,就更不对,真是令人不知如何是好。

  当天因为有很多人要求要皈依,按照平常的惯例,皈依证都是由我的恩师,或是其他师父代替老和尚来填写,取法名。但是那天老和尚竟然向大家说:「你们看!她自作主张,皈依证都是她自己写,目中无人,心里那有尊重师长,你们到底是要请我作证皈依?还是请她?」

  恩师一听,就不敢再写,赶紧把皈依证整理好,送到老和尚的面前,结果老和尚又说:「啊?说她两句就生烦恼,不要写了!统统要给我自己写!这一大堆是要叫我怎麽写、怎麽取!取名叫做传圆?传扁?传咸?传甜?传凸?传凹?」说起来也真有趣,老和尚确是有修行功夫,人家被他取名做传咸、传甜,大家也都很高兴。

  恩师当时看,这样也不行,那样也不行,忍不住眼泪快要流下来。

  老和尚又向大家说:「你们看!讲她两句就在流眼泪,她就是要让人家说她很可怜!」流眼泪也不行,恩师只好眼晴闭起来,深深吸一口气,念佛,开始思惟观想—没有一个「你」在骂我,也没有一个「我」在被你骂,也没有「你所骂的话」。(三轮体空)

  结果老和尚又说:「你们看!她在那儿眼观鼻、鼻观心,假装很有修的样子!」在场所有的人都听得莫名其妙,大家都看她一个人。恩师说,当时实在想找一个洞鑽进去,也很想逃走。

  可是老和尚又说:「跑那儿去?给我停住!」真是起心即错,动念即乖,无可奈何当中,也是要忍下来。

  骂过?若无其事

  可是等到会客时间一过,老和尚竟然若无其事,好像什麽事都没发生过,平平静静,还笑嘻嘻的,端牛奶给我的恩师说:「这给你吃。」

  等到下午会客时间一到,老和尚又像上午一样,开始这也不对、那也不对,嫌过来、嫌过去,嫌得令人不知如何是好,可是会客时间一过,他又若无其事。

  讲他两句?就要来「问问看!」

  如果打香板?岂不是要去叫警察!

  我的恩师回想:「今天一整天,实在是想不出到底犯了什麽错,为什麽老和尚样样都骂呢?」恩师心里就起了一个念头说—我要去问问看,看到底是什麽不对!她一这样想,就往方丈室走去,敲了门走进去,老和尚看她进来,就故作一副惊吓的表情,用手拍着胸脯说:「叫人家帮她去掉『我相』烦恼,才讲她两句,就要来问问看!如果打她香板,岂不是要去叫警察!」方才生起一念不满的心,要「问问看!」老和尚就已收到电波了,十方诸佛灵明,我们有什麽心念,能瞒过圣贤呢?

  这一层皮?撕下来

  什麽是我?什麽是面子?

  我的恩师听老和尚这样说,心里当下就明白,原来是老和尚慈悲,应自己的恳求,所出的考题!就赶紧跪下来忏悔、感恩。老和尚又说:「我问你!你的名字是不是我取的?我叫你传淨,你就是传淨,我叫你传缘,你就是传缘,有一天你如果死了,叫你传淨,你会回答吗?脸上这一层皮如果撕下来,下面是什麽呢?这麽爱面子!什麽是我?什麽是面子?」

  我们常没弄清楚「面子」是什麽,「我」是什麽,就护卫个不停,拼命争取。静下来问问自己—「我」是什麽?却又不明真相。一辈子做煳涂事,不要真理,只要面子,不知想得到什麽?

  感觉有个「我」被嫌骂—赶紧自卫(坚持「我相」)

  证明「即非菩萨」。

  我们时常念金刚经,说「无我相、无人相、无众生相、无寿者相」,又说「若菩萨有我相、人相、众生相、寿者相,即非菩萨」,念经是这麽念,听经是这麽听,听的时候,好像很解脱自在,但是考题一出来,有人嫌我们、骂我们,我们一听到,马上,保护自己的念头就会跑出来,甚至很不高兴。心里有「我」这个观念,感觉有个「我」被人家骂,就是我相、人相都表现出来,除了证明自己是个可怜的凡夫,并不是菩萨以外,实在是没有什麽用啊!

  每天和佛唱反调?抬槓?—

  佛教我们放下「我执」,我们却认真培养

  处处保护一个「我」,为了我稍微被人家嫌,就觉得没有面子,很不自在,希望别人关心我、尊重我、认为我好,这都是在培养我相和我执,佛教导我们要看破放下的,我们反而每天都认真的在培养,还以为自己是在学佛,其实是每天和佛唱反调、抬槓,不过我们自己很少能发现这个现象,总是感觉照顾自己的面子是很应该,很当然的。这不用人教,连小孩子也会。我们可以体会,如果我们的父母在骂我们的兄弟,不是在骂我们自己,是不是我们听了就不会很难过,假如骂的是我们自己,就比较不欢喜;如果你的上司今天早上是骂你的同事,不是骂你,你听了就不会感觉没面子,可见是骂到「我」—这个「我」的问题,不是骂的内容的问题。

  修行—修改心念行为

  没发现自己有毛病,就无法「改」。

  老和尚,精湛演技,引出「毛病」,让我们警觉去改。

  如果我们自己当下没有发现,自己又在执着一个「我」,没有发现自己的毛病,就没有办法放下、去除。老和尚的慈悲、表演和教学,就是把自我的毛病引发出来,使我们去发现要面对自己的执着病,去改进、破除。

  起心即错,动念即乖~一心念佛,捨妄归真

  人家私下骂我们,我们尚且会不高兴,何况老和尚是选择场面浩大,来人甚多,而且是大官、学者来的时候,才故意当众样样都骂,骂得让你去体会,起心即错,动念即乖,当下除了念佛,不分别、不执着,无我相、无人相之外,实在没有办法过下去。「会」的人,就当下捨妄归真,体解大道,捨娑婆得极乐;「不会」的人,就在虚妄假相上,又大加虚妄分别,结果还是一场虚妄的恶梦,除了生死疲劳,不会得到什麽!

  又笑;又哭;又感动;又惭愧

  每当恩师告诉我,老和尚对她的种种考验、教导,我时常听得一面笑又一面哭,一面感动又一面惭愧、忏悔。笑的是—很欢喜有因缘遇到这样的开示,有机会了解自己的毛病;哭的是—自己一向都没有觉醒,都被「我相」拖去团团转;我感动的是,恩师可以在老和尚的座下,让他磨鍊将近二十年,类似这样的考题磨鍊,每天换形式,换境界,考来考去,那种滋味只有身历其境,才能够了解;惭愧的是,如果那些题目考到我,我可能会不及格。

  不明修行目标—总是沦于「人我是非」法门

  如果一个人不了解修行的目标就是要「去掉自己的烦恼,放下对自我的执着,恢复本来清淨佛性」的话,每天遇到境界考题,总是在那儿争说—我又没有不对,你为什麽骂我呢?总是在争「是你比较无理,是我有理」,争来争去,只不过就是你和我,是谁对谁错的问题,这就叫做「人我是非」。有时候,我们以为自己是修淨土念佛法门,其实大部份还是修「人我是非法门」—如果说要念佛,就说气力不够,容易打瞌睡;如果要论理相争,就很有力气,都不会打瞌睡。如果念阿弥陀经,就说念佛要一心不乱,还要临终心不颠倒,但是不要说到临终、生死关头那麽严重的境界,就是平时人家嫌我们一句,或是当众骂我们,冤枉我们,我们就马上会「乱」给他看!一旦错认为娑婆世界的小事是很重要的,就把佛都忘光光了,不但乱给他看,甚至还「死」给他看!

  长他人志气,灭佛祖威风

  主修信愿行三粮?一心念佛?

  主修贪瞋痴三毒?一心念「我」?

  佛教我们要修集信、愿、行三资粮,一心念佛,我们常常都是修贪、瞋、痴三毒,一心念着自我,这不是专门和佛唱反调、抬槓,是做什麽呢?根本都在长他人的志气,灭佛祖的威风!人家随便骂我们两句就那麽有重量,佛说了四十九年的经,所有慈悲要救我们的话,我们听来就那麽没有重量,这是不是在表示,骂你的人对你来说,比佛更有威力。这也是证明,骂你的人对你比较重要,比较有影响力;佛对你比较不重要,比较没有影响力,才会他骂一句胜过佛讲一部大藏经,照这种吸引力的比例看起来,你是不是一定会被他拖去六道轮迴?比较不可能让佛牵去西方极乐世界?因为他两句话就对你那麽有吸引力,把你吸得连佛都忘记,心都乱掉了!

  他讲两句,胜过莲池海会吸引力?

  被嫌时,即是考—佛重?人我是非重?

  平时尚且如此,如果是临命终时,恐怕也会被他动乱,他讲两句就胜过整个莲池海会佛菩萨来接引的吸引力!这样就是你自己愿意选择他,不愿意选择莲池海会。这不能怪佛不慈悲,是您和慈悲不相应。我们要注意,平时别人在嫌我们、骂我们,就是在出考题,在考我们往生西方的信愿,考考我们是把佛称得重?还是把人我是非称得重?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